开国上将甘泗淇:夫妻两将星 妻子李贞也是将军

时间:2017-11-05 14:05:29 / 分类:特区总站特区第一站 / 作者:admin

开国上将甘泗淇:夫妻两将星 妻子李贞也是将军

  “救急”可期资金面紧日子未完  度过异常紧张的周一之后,周二,借资金、平头寸依然是银行间市场的主旋律。

开国上将甘泗淇:夫妻两将星 妻子李贞也是将军

  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1955年9月27日,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第一次授衔授勋仪式。在首次授衔的将帅中,有一位飒爽英姿的女少将特别显眼,她就是出生于湖南浏阳的李贞。

作为解放军历史上的第一个女将军,李贞的英名传扬中外,而她的丈夫、被授予上将军衔的甘泗淇的威名同样是家喻户晓,人们纷纷称他俩为“神州夫妻两将星”。

  陈琮英牵线搭桥 有情人灵犀相通  1934年10月,红二军团与红六军团会师后,转战至湘西开创了新的根据地,并在湖南省永顺县的塔卧镇成立了湘鄂川黔省委、省军区。原为红六军团组织部长的李贞,被调任省军区组织部长,来到了塔卧。

为了巩固和发展这块新的根据地,贺龙率主力东进,向常德展开攻势,而任弼时则率余下部队在永顺和附近的桑植、大庸等县发动群众,开展土地革命和游击战争,发展革命武装。

而发动群众是组织部门的一项重要工作,作为组织部长的李贞自然是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之中。一天,李贞从农村回来后,刚到宿舍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陈琮英是做机要工作的,与外界接触不多,和李贞来往也不是很多,今天她的突然来访,使李贞觉得有些意外。李贞请陈琮英坐下后,正要倒水,陈琮英摆了摆手,笑着说:“听说你到乡村做宣传发动工作去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一会儿。”陈琮英接着问道:“下边很红火吧?”“是的,”李贞说,“群众已经发动起来了,建立了政权,也发展了武装,就连妇女们也积极参加了武装。”一谈起工作,李贞忍不住兴奋起来,先前的疲劳也没有了。陈琮英见状,笑了笑,说道:“弼时说,我什么时候也要下到乡村去,做一做实际工作,他还说要多向你学习呢!”李贞说:“你能离开吗?机要工作可不同一般,随时都有事,再说弼时同志的身体也不太好,需要你照顾呀!”  李贞刚一说完,陈琮英就不紧不慢地说:“女人结婚后,事肯定是要多一些,但一个人不可能总是单独过呀!”  “一个人!”李贞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往事一幕幕地在她的脑子里迅速闪现……1908年深秋,湖南省浏阳小板桥乡的一个农户家里又添了一个女婴。户主名叫李光田,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全家8口人仅靠租种地主的两亩半田和捕鱼为生。李光田唉声叹气地看着自己的第六个女儿,失望得连名字都不想给她起了,便随随便便地叫她“旦娃子”。因为家境贫寒,旦娃子6岁那年就被送到一户姓古的人家当童养媳,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一个6岁的小姑娘要担负起古家繁重的家务,打水、砍柴、洗衣、做饭、带孩子……大盆水端不动,要挨打;砍柴不会捆,捆了背不动,也要挨打;背一个比自己还要大一岁的女孩,背不动把孩子摔着了,就更要挨打。就连比她大4岁的未婚夫也常常抓住她的头发拳打脚踢,直至打得她鼻嘴出血,身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方才住手。  就这样,在无尽的苦役和打骂中,旦娃子度过了苦涩的童年和少年时期。1924年正月,旦娃子16岁了,婆家让她和儿子圆了房。由于长期受虐待,旦娃子对古家人有着一种难以化解的敌意,对那个脾气耿直但性情粗野的丈夫也激不起半点感情。婚姻对她来说,除了负担与痛苦,别无其他。对于这种毫无希望的生活,旦娃子常常暗中流泪,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然而,就在旦娃子备感绝望的时候,仿佛一潭死水突然溅起了波澜,外面世界的变化给人们带来了一种不可阻挡的勃勃生机。——1926年对湖南而言是汹涌澎湃的一年,湘军师长唐生智驱逐了湘军总司令、湖南省省长赵恒惕,占领了长沙。与此同时,广东革命政府的军队也燃起了北伐的战火,革命的洪流席卷神州大地。封闭的浏阳小板桥乡也被汹涌的革命潮水掀动了,在共产党人的发动和组织下,工会、农会和妇女解放协会,如同雨后春笋般茁壮成长。在妇解会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旦娃子以“李贞”作为自己的名字加入了妇女解放协会。童养媳李贞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这年10月,北伐军进入浏阳,各种群众组织由秘密状态转为公开活动。在革命的斗争中,李贞天才的组织活动能力得到了充分展现。她带领一批进步妇女搞宣传、做军鞋、为北伐军征兵筹粮,工作做得十分出色,同年冬被选为浏阳地区妇联委员。1927年3月,李贞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胆小怕事的婆家害怕李贞会连累自己,忙不迭地将一纸休书送到了李贞娘家。李贞终于如愿以偿,可以完全自由地参加革命活动了。  从李贞1926年走出婆家闹革命的第一天,她就认识了时任中共浏阳区委书记的张启龙。一次,李贞的母亲病重,由于家境贫寒无钱请医,生命垂危。张启龙得知这个消息后,毅然将自己的生活补贴拿了出来,请妇联的同志转送给了李家。由于救治及时,李贞的母亲很快就转危为安。为此,李贞打心眼里感激这位领导,深深感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无限温暖。随着革命低潮的到来,在反动派“斩尽杀绝”的政策下,张启龙的父亲、叔父及堂弟先后惨遭杀害。1930年,他的妻女也被杀害。为了安抚失去亲人的张启龙,同时也为了报答张启龙的关爱,李贞悄悄地为张启龙送去热饭热菜,帮他洗衣服,还特意做了双布鞋放在他的枕头下。渐渐地,张启龙与李贞之间深厚的革命友谊在不知不觉中升华成了真挚的爱情。他们在工作上互相关心、支持,在生活上相互体贴、照顾,并于1932年经组织批准,喜结连理。可是不久,张启龙被错误地打成了“改组派”、“AB团分子”,为了不连累李贞,张启龙痛苦地在保卫局事先准备好的“离婚申请书”上签了字。李贞接到判离通知后,伤心地大哭了一场,找到保卫局提出自己的申诉,请求保持他们的夫妻关系,但遭到了无情地拒绝。一对恩爱伴侣就这样在彼此不情愿的情况下洒泪分离了……  陈琮英见李贞沉默了好一阵子,不禁有些着急了,但她似乎很快就明白了李贞的心思,便又语重心长地说道:“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多想了,你就再找个人吧!”“我没想过!”李贞摇了摇头。“那现在就想想。”陈琮英仍没有放弃的意思,“眼下环境安定了,找个人,也好有个照应,怎么样?”  李贞不再说什么了,可心里却不得不承认陈琮英说得有道理。在婚姻问题上,女人最了解女人的心思,陈琮英是大姐,她自然关心李贞的婚事,她最终还把话挑明了:“我给你介绍个人怎么样?”“谁?”李贞抬起了头。“甘泗淇,甘主任!”  两个模范干部 一对革命夫妻              。


关键字: uj67uhg,gfdgergrg,